美国耳蜗
您的位置: 首页 > 全站搜索

搜索结果

疫情之下,听障者也许有了它,这些悲剧就不会发生!

从疫情爆发到现在,快2个月了。突如其来,且来势汹汹,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、仓皇应对,这其中,也包括听力障碍的人。如果说,于听障群体而言,生活中的听、说障碍无处不在,那么疫情之下,这种障碍更为凸显。小编看到一组数据。在武汉,登记在册的听障人士有1.3万人,据武汉市聋协不完全统计,在武汉的聋哑人已有24例确诊,10例疑似,6例死亡……疫情的爆发,让这个群体举步维艰。因为电视新闻没有字幕,看不懂,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,他们从疫情之初,就比听力正常的人获取资讯滞后,对疫情的反应速度也比正常人慢,防护物资短缺只能干着急,甚至求援都成难题。   没有手语翻译,大部分听障者生活中只能通过读唇、观察对方的表情来猜着沟通,但疫情中的防护衣和护目镜却断送了这一可能。有人说,还可以写字交流啊,这确实成了当下听障者唯一可行的沟通方式,但这对不识字的人怎么办呢?    所以,很多听障者在生活中最常见的表现,就是不懂装懂。

一场无声的手语舞蹈网课背后,是他们对声音的渴望!

日前,一段“无声”的舞蹈网课火爆荧屏。视频中,郑州师范学院特殊教育学院的一位舞蹈老师,通过手语在线教听障学生们学习舞蹈。人们好奇这些特殊的学生是如何上网课的同时,也被他们渴望在舞蹈动作中“体验”声音的美妙韵律而感动。据了解,疫情期间,为了不耽误听障孩子们学习,郑州师范学院的老师们及时开设了网课,并针对孩子们的特殊性,指定了很多特殊的教学方法。每天,老师们要把自己锁在房间里,整理教案、“演练”讲课、演示动作、准备答疑资料。上课时,还会使用大家熟悉的“主播用语”:懂了的回复1,不懂的回复2……往往一堂课要上1个半小时,或更长。面对这样的画面,除了唏嘘、慨叹特殊教育学校教师们的艰辛、不易外,人们更多的是对听障孩子们的心疼。特殊教育学校的听障孩子,是名副其实的“特殊”群体,他们听不到这个世界的声音,又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没办法植入人工耳蜗。

造成听力损失和耳聋的原因竟然这么多!

什么是听力损失和耳聋?听力不像正常听力者那么好(双耳听阈为25分贝或更好)的人就是有听力损失。听力损失程度从轻度到中度、重度和极重度不等。它可能影响一只耳朵,也可能影响双耳,导致听对话或大的声音有困难。“耳背”是指患有轻度到重度听力损失。耳背的人通常能说话交流,并且可受益于助听器、植入人工耳蜗、其它辅助装置及字幕。听力损失更严重者可以植入人工耳蜗。“耳聋”的人大多有极重度听力损失,即基本或完全听不见。他们常用手语沟通。